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教育 > 正文

汤敏:高考扩招之父要用科技填平教育鸿沟

时间:2019-11-09 19:26:57  来源:互联网  阅读次数:4328

汤敏:高考扩招之父应该用科技弥合教育差距

晨雾/换乘

经济观察记者李静

汤敏生于1953年,有三个标签——1977年高考复试后的第一批考生,高考扩招之父,右城企业家扶贫基金会副主任。

此外,他还有一个很长的头衔。他是国务院参事、中国经济50名成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前副秘书长、前首席经济学家、亚洲开发银行中国代表处副代表...但是在他看来,他不如他现在的地位和他所做的让他喜欢的事情——用科学和技术弥合教育差距。

长期以来,汤敏作为经济学家出现在各种场合,但是九年前,汤敏突然给他的朋友们发了这样一条短信:“改变你的生活方式”。致力于教育公益是汤敏的下一站。

2019年9月10日教师节,汤敏匆忙赶到首都大厦的办公室,10多平方米的办公室被成堆的物流包裹占据。当他进门时,他不小心被风扇电线绊倒了,但此刻,汤敏显然已经忽略了这些。

这些天,他正忙于竞选一个公益项目。名为“青椒”的项目是通过网络直播为农村青年教师提供专业课程、职业道德课程和学科课程。这门课程的初衷是留住农村教师。在过去两年中,他们为中西部地区20多所农村学校培训了5万多名农村教师。这不是传统的培训,而是通过互联网进行的在线教学。就在这一天,成千上万的农村教育工作者开始了为期一年的第三期培训。

在过去的九年里,汤敏和他的团队还完成了双资格课程,如“白银时代计划”、“鹰计划”和“常青慈善教学”。一些项目得到了国务院领导的指示,并通过国家财政拨款扩大到贫困山区。有些已经在全国20个省和数百所农村学校进行了测试。

2013年,中国的第一年,被称为帷幕课,大规模网络教育的帷幕开始在中国拉开。只要有一台可以连接互联网的电脑,你就可以学习你想学的课程,而且不受时间和空间的限制。它的出现被无数人所期待,被认为是自印刷术发明以来最大的教育创新。

汤敏是窗帘课的支持者和积极推动者。2014年,汤敏出版了《幕布阶级革命》一书。他在书中写道:在传统的教育模式下,教育是不公平的。无论古今中外,都没有出路。然而,在幕后,教育公平终于有了希望。

汤敏说,他希望在中国大规模缓解世界上尚未解决的教育公平问题。

重启高考

1977年,当操场上的扬声器传出恢复高考的消息时,汤敏和他的学生正在农场耕地。最初,校园非常热闹和安静。那一年,汤敏在南宁第四中学当数学老师。

很快每个人都意识到一个新时代即将到来。

中国的高考被迫暂停10年,无数的知青去了山区和农村。汤敏出生在一个知识分子家庭。他的父亲是一名大学教授。当他5岁的时候,他和父母搬到南宁,住在广西。在他的记忆中,由于外界因素造成的停课,他几乎没上过初中,高中才两年就去农村插队了。

汤敏笑着称自己为无知的年轻知识分子:“那年我只有18岁,只比我的学生大一点点。缺乏知识储备使学生在课堂上感到虚弱。”

高考恢复的消息犹如晴天霹雳,惊醒了沉睡的知青和汤敏。

许多年后,坐在办公室里回忆这些年的汤敏仍然很难过:这是一个里程碑——高考的恢复意味着人才选拔的标准已经改变,异常的教育秩序将逐渐走向正确的轨道。高考的恢复让无数的父母意识到他们的孩子不再需要走唯一的农村道路。让学生开始意识到学习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个人发展将与他们自己的努力联系在一起。

被遗弃的知识回来了,汤敏搬去参加高考。

从知道并准备考试到参加12月的考试只有一个月。在此期间,这位24岁的考生也有过因其教师身份而不被允许参加考试的经历,但幸运的是他最终挽救了这一天。

用他的话说:“那是我一生中压力最大的一个月。高考由几次考试组成。那时,我只有一些基本的数学知识。在那之前,我没有接触过物理或化学。白天,我必须去学校农场带领学生去工作。我只能在晚上学习,点煤油灯。考试前,我基本上不读数学,数学主要用来攻击物理和化学。”

和汤敏一样的变化包括他周围的学生——学校开始变得安静,班上努力学习的人数开始增加。然而,在高考恢复之前,阅读无用的理论仍然在学校广泛流传,学校和教师的作用只是管理学生,而不是在社会上制造麻烦。

"要知道中国确实发生了变化,它始于高考的恢复。"汤敏这样认为。

高考制度的恢复迎来了一个新时代。1977年12月10日,中国500万考生进入重新开放的高考考场,最终有27万考生脱颖而出。同年,《人民日报》长达10年的沉默打破了僵局。在第四版设置的“考场内外”栏目中,共发表了五篇文章,包括《考场内外处处春光》、《老教师谈高考》和《考生心愿》。

一个月后,汤敏站在武汉大学门口。

高考扩招之父

二十一年后,曾经被高考改变的汤敏,将很快给高考本身带来改变。

将经济学家汤敏与教育联系起来的原因是,国家已经采纳了一项关于“启动中国经济的有效途径——双倍招生”的建议。随着这一提案的通过,中国的高校扩招于1999年正式开始。

一项数据显示了这种趋势。中国高考招生人数从1998年的108万人增加到1999年的159万人,增长47%以上。这个建议的作者是汤敏和他的妻子左肖磊。

汤敏后来回忆说,决策者采纳这一建议可能是因为它提到扩大招生可以部分解决下岗工人的就业压力,这与1998年中国经济面临的现实相符。

在中国经济史上,1998年是非常不寻常的一年:在去年席卷泰国的亚洲金融风暴之后,它仍然蔓延到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韩国、菲律宾等地。与此同时,经过一系列重大改革,中国自身也面临着一些变化。

中国政府今年出台了一系列措施,加快基础设施建设,扩大内需,确保8%的经济增长率。

从武汉大学毕业后,汤敏有两年短暂的教学经历。之后,他去伊利诺伊大学攻读经济学博士学位。毕业后,他被亚洲开发银行经济发展研究中心聘为经济学家。汤敏作为东亚经济和区域经济合作的负责人,在亚洲金融危机发生时处于危机的中心——菲律宾,菲律宾见证了危机中东亚国家恶劣的经济环境。

1998年,回国探亲的汤敏敏锐地发现,虽然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扩大内需的政策,鼓励每个人买房、买车、买冰箱等,但在当时的经济条件下,普通人很难用这种方式刺激经济。"唯一可能的效果是扩大高等教育."汤敏说。

教育是另一种消费投资。在汤敏看来,中国家庭非常重视下一代。即使面对复杂的经济形式,父母也愿意支付教育费用。“投资教育就是为下一代、家庭和国家的未来投资。这与投资学区的住房是一样的。”

另一方面,扩大招生可以部分解决下岗职工的就业压力。汤敏计算出,如果入学率在三年内翻一番,学生将在学校呆四年,这相当于给数千万下岗工人提供工作,或者至少不会被年轻人抢走工作。根据当时的情况,汤敏判断,国有企业改革引发的“裁员浪潮”只是周期性的。有了过去几年的缓冲,裁员的压力将会减轻。

扩招建议终于在1999年正式实施,这意味着中国的高等教育经历了一场根本性的变革:从只有少数人能上大学的精英教育到大多数人能上大学的大众教育。

汤敏说:“我曾经从高考中受益。我希望更多的人能从中受益。”

高考扩招政策在未来引起了许多对汤敏的批评。直到今天,一些反对派的声音和汤敏仍然在网上持续争论。这些异议主要集中在——高考扩招直接导致高等教育质量下降;扩招后,学生人数的激增导致了一些人所说的“大学生冒险乐园”的尴尬局面。

但是汤敏认为没有数量,就没有质量。精英教育和大众教育的质量不能简单地相提并论。“扩招后,只有985所和211所大学招收了100万名学生。目前211所和985所大学的水平是否不如扩招前普通大学(包括大专)的平均水平?”汤敏说。

在汤敏看来,入学人数的增加让更多没有机会进入大学的孩子进入校园,面临更多的机会。大量有知识的人也为中国储备了大量的人才。为此,“创业浪潮”和持续的经济增长提供了大量高素质的人才。然而,针对“大学生就业难”的问题,汤敏认为,根本不是扩招,而是跟不上随后的教育改革。“我不后悔这个建议。”汤敏说。

以不同的方式

2010年12月,汤敏给他的朋友们发了这样一条短信。

在这封短信中,他写道:我总是有一种冲动,想做一些我以前从未做过的事情...虽然办公益事业不是一个真正的企业,除了不赚钱之外,员工管理和市场营销等其他事情与企业非常相似...在我的一生中,我也想尝试与公牛一起奔跑,体验成为“未来”企业家的感觉。《生活的改变》发行后,汤敏受到许多朋友的鼓励,其中包括泰康保险集团创始人陈东升和中国著名教育家、武汉大学前校长刘道玉。

从那以后,前经济学家汤敏在右城基金会主席王平的盛情邀请下,正式越过边境帮助穷人。

起初,汤敏称自己是公益事业的门外汉:“十多年前,他只是跟随毛泽东时宇在山西创办了中国第一家民间小额信贷机构,后来他在北京郊区创办了一所小型保姆学校。在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我也接触了很多公益活动,但当时,他们大多数只是说说而已,什么也没做,只是给出了一些想法。”

为了加入你的行列,汤敏用“真正的刀,真正的枪”来形容它。

这一次,他选择教育作为起点。在他看来,教育迟早会经历革命性的变化。“在科学技术的推动下,社会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没有人能预测10年或20年后社会需要什么样的人才和知识。我们的教育仍处于工业革命时期。”

“未来是一个终身学习的时代。我们需要的人才是创新型人才,他们能够根据变化调整自己的状态,随时学习新事物,连接各种资源。现在学校还在灌输知识,我想做的是培养你的学习能力。”汤敏说。

自上任以来,汤敏做了三件事——组织数百个城市的退休教师培训贫困山区的当地青年教师进行“常青慈善教育”,参照美国和平队的模式,将20名适龄青年送到贫困地区进行为期一年的社会福利实践“小鹰号计划”(Kitty Hawk Plan),帮助大学生创业“右城商务咖啡”。

根据公共福利的不同水平,虽然上述三项公共福利行动取得了很大成绩。然而,它逐渐使汤敏认识到,通过传统手段减缓贫穷只是沧海一粟。“在常青树慈善教育中,我发现即使城市里所有的退休教师都被组织起来,对农村教育来说,这仍然是杯水车薪。”

扶贫需要创新,汤敏已经把目光投向新技术——通过互联网向贫困地区传输高质量的教育资源。支持他的逻辑是教师是教学质量的关键,教育中最大的公平在于教师。窗帘课程等新技术的出现,以其低成本、大规模、快速度将高质量的教育资源输送到各地。

汤敏是窗帘课的支持者。近年来,双师型教师的教学也以幕式课堂的形式发展起来。

2014年,汤敏与人大附中合作,利用双师型教学,通过互联网将人大附中教师的课程发送到农村。该课程的内容由基金会工作人员在同一天晚上记录,并张贴给当地教师,教师根据班级学生的情况编辑课程。

正常情况下,45分钟的课程通常被缩短为25-30分钟。第二天,这所高中的学生将能够学习人大附属高中的课程。在课程中,老师将随时停止录像,并要求学生回答人大附中的问题。如果他们得到了正确的答案,他们将继续播放视频。

汤敏说这已经连续三年了。在全国20个省和200所农村学校,这些孩子的平均分数已经提高到20分左右。不仅学生受益,老师也受益。扮演助理教师角色一段时间的教师也可以成长,因为他们必须编辑、备课和辅导学生。

这种形式也被汤敏描述为师徒关系的传承——平均而言,使用双师型模式,一名隶属于人大的中学教师相当于在全国范围内辅导200名学生。利用这种形式,汤敏提出了“青椒计划”、“白银时代计划”、“农村振兴大雁计划”等。

将扶贫公益性延伸到教育之外是汤敏倡导的最新计划,被称为“农村复兴的领头雁”。清华大学等大学和农业领域的专家小组将在互联网上为农村青年提供免费培训。一年之内,成千上万来自广大地区的农村青年学习了适合农村创业的在线课程,如培养和育种、农村电子商务和农村旅游。

当谈到这些计划时,汤敏兴奋地不停地把手举起来...

他说经济学家不比我多,也不比我少。

他说,我在创新,我在做公益事业,我在做许多人看不见的事情。

他说改变一个村庄和一所学校比成为一名经济学家更真实。

资料来源:2019-09-27经济观察网

http://www.eeo.com.cn/2019/0927/366438.shtml

三分快三官网 内蒙古十一选五投注 陕西11选5开奖结果

整站最新
栏目最新
随机推荐